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游戏

酱壶小生·精选文章:《第49章月跃归巢》

时间:2019-08-11

   14:00

  来源:开问

酱壶小生·精选文章:《第49章月跃归巢》

  沐雨并无大碍,问他为何会晕倒他也死活不说。

  见沐雨脸色苍白,沐阳也就没再追问。

  休息了一会儿,沐雨提了几包药就要离开“无病不入”,像头拉犁的倔牛,就连宋文静也劝不住。

  沐雨在前,沐阳,宋文静在后紧跟着他。

  突然,沐雨转身冲向药房。

  宋文静微微低头,掩饰着什么,等她抬起头时沐雨却拉住了夕月的手,不由得怒火中烧。

  “初吻喂了狗。”宋文静踹了一脚旧车子,低声道。

  沐阳看出了宋文静的不正常,因为他可不想自己这辆已经破旧到可以收藏的车子再就旧,尤其是被一脚踹旧了。

  沐阳想为自己的车子讨回公道,慢慢走向宋文静,目光渐渐有了一抹杀气。

  “你知不知道那辆车子一脚下去就得值多少万,果然是个丫头片子。”沐阳这样思索着。

  谁知刚靠近宋文静,沐雨扯着月念过来,沐阳能够看出她眼中的不情愿和疑惑。

  “爷爷,这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参赛选手,你看。”

  沐雨说着将月念往前推了一把,她差点整个人栽在沐阳的身上。

  沐阳反而绕过了月念,凑近沐雨耳边,“这就是你喜欢那丫头吗?“

  沐雨的脸上波澜不惊,心底却发起了涟漪。

  沐阳拍了拍比他过高的肩头,“小雨,早恋的心思你还是断了吧。”

  或是今晚太累的了,沐阳的声音越来越弱,可却一直在沐雨的耳蜗中回响。

  久久,久久没消失,沐雨还以为是耳鸣了。

  那不还得吃药嘛,烦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第二日的万界宾馆。

  沐雨早早起了床,出了房间,凌晨的风在他脸上拉出弧度。

  有点冷,但还行,比起后天清早差远了,沐雨心想。

  后天假满也该继续啃书了。

  扫街道的阿姨像举着消防水头一样冲洗着橘黄色的街道,就连下水道井盖的一圈也被大扫把给染上了色,结成了一周橘黄的晕圈,沐浴想,那一定举着很重。

  “起这么早吗?”

  宋文静提着行李箱子出来了,不知何时,她已经就站在了沐雨的身旁。

  “你这是,要走吗,你要哪里呢?”

  沐雨看着她手中的大箱子,足足有他留在宿舍的行李箱的两倍大。

  他觉得自己好蠢,问题的一半已经不言而喻了。

  宋文静并未回答,就像是没听到一般,她舒展着双臂,向上扬起成“八”字。

  “昨晚谢谢你,姐姐。”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说。

  宋文静把嘴捂住打了哈切,突然抬头,双目满是光泽,她把手指向前方说;“看,太阳出来了。“

  这是清晨的第一缕,最先照在了他们的身上,由上而下,洗礼着每一个纯洁的灵魂。

  “我不也谢谢你吗,咱两两清了。”

  宋文静托起了行李箱,迎着日出向前走去,脚步异常有力,一步一个坑,敲奏出英雄乐章,还是落幕曲。

  “你啥时候穿的高跟鞋呢?丫头,一路顺风,保重脚跟。”

  沐雨站在原地大吼着,调侃的味道散在每一块六角草坪。

  忽而一股风卷来,沐雨忙双手举在头顶,竖起白旗。

斯理打开了行李箱子,手从里面放了进去,“叫谁丫头呢,小弟~弟。”

  沐雨急忙躲闪宋文静扔过来的兵器,一旦沾身,唯恐脑袋肿个碗大的包。

  宋文静急忙调整坐标,瞬既将从行李箱捞出来的东西扔向沐雨。

  沐雨躲闪不及,只好硬着头皮接下了。

  “怎么,怎么会是本书啊,你又不是学生。“沐雨很是纳闷。

  沐雨的手中,一本素白色的书籍,没有出版方,没有精美的封面,只是几百页白纸装订起来的一套纸而已。

  宋文静又从箱子里捞出几本书来,“来,都送你了。”

  沐雨跑了过去,接过了书,随意翻开了一本。

  宋文静看了看他,这个素朴的小男生的身上竟然还真有股子书香气。

  宋文静拉上了了拉链,拎起行李箱继续向前。

  “等等”,沐雨拉住了她的箱子,“等等,这书我不要。”

  宋文静停下了脚步,微微斜着头问:“为什么,虽然白了点,好歹也是我亲自写的。”

  “并不是。”沐雨回答。

  “嫌弃就直说,不想要就算了。“宋文静的手伸向了那本书。

  任凭宋文静如何拉扯,沐雨的手仍然紧紧地握住那本书。

  宋文静松开了手。脸上有了一丝怒意,“不是不要嘛。”

  “对呀,咱两不是两清了嘛,当然不能要。”沐雨把书递了过去。

  宋文静从沐雨的手中拿走了书,更多的是像是夺走,沐雨能感受到她手中的力道,是那么的苍劲有力。

  宋文静拉起行李箱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太阳已经可以照着她的上半身,她看了看马路上的一一半影子,走着,再走着,她的脚步越来越慢。

  心底好像丢失了一个许愿瓶,顺带丢失了一些珍贵的愿望。

  终于,宋文静回头,沐雨已经不见了,扫街道的阿姨从她身旁经过。

街道的每一处,草坪,花圃,路灯,没有任何值得留念。

  宋文静转身,低着头的头再次抬起,这次,在他头顶的不是太阳,而是沐雨。

十字路。

  宋文静松开了行李箱,它倒向了一边。

  “清晨的马路还真是宁静的可怕。”

  似乎是为了掩饰什么,宋文静并没去拉起行李箱,反而双臂盘在一起相互搓了搓胳膊。

  沐雨一手插兜,拉起了她的行李箱,走向了来时的路,原道返回。

  宋文静愣住了,“你做什么?”

  “废话,回家。”沐雨丝毫没停下脚步的意思。

  宋文静瘫坐,紧绷着的白净脸庞上一时泪水翻涌,淹没了下巴。

  “家,我没有家。”宋文静泣不成声。

  沐雨轻轻走到他的面前,身子笔直如树,像个极有担当的大哥哥。

  “走吧,回家,然后继续写作,宋大作家。”沐雨说。

  宋文静猛地抬起头,眼前的沐雨突然变得那么伟岸如山。

  “什么作家,现在还取笑我。”

  “我爷爷要和你签约。”

  “什么……”

  宋文静擦了眼角,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,心底的一潭死水又生出了活物,几只鱼儿在跳跃,往归巢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昨夜。

  “抱歉,泽哥,大晚上打扰你。”

  “没事,小沐总,是沐总有事吗?”

  “并不是,是我。”

  “是你啊”,沐泽顿了顿,“是关于她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并非本地人,应该是一个人在闯荡,喜欢写作。”

  “好滴,谢谢泽哥。”

  “对了,她一直想要签约沐阳中文网,可是爷爷从没点头,就……”

  b49bbca3e1774b71b8368a7cec9bd99b.jpeg

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  宋文静

  沐雨

  沐阳

  行李箱

  泽哥

  阅读 ()

达到当天最大量
日期归档
  • 友情链接:
  • pp电子娱乐平台 | 澳门买球开户官网 | pt老虎机大全 | 新利18备用官网 | 金沙城娱乐场官网平台 | 亿万先生mr007

    御匾会国际官网 版权所有© www.rutterbaerinc.com 技术支持:御匾会国际官网| 网站地图